,, 记华中师范大学汉口分校电工曾波_365体育投注

365体育投注

今天是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
您现在的位置: 汉口学院 >> 新闻快讯 >> 正文
记华中师范大学汉口分校电工曾波
作者:史利杰   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   发表时间:2010-11-22 上午 12:29:17     责任编辑:黄聪

当我们夜晚走在路灯透亮的校园时,当我们坐在舞台下观看一场华丽的晚会时,没有人会想到在分校一个叫曾波的电力工程师,他常常在别人熟睡的深夜还要抢修电路,某个下雨天他还在7米高空维修路灯,每场晚会喧嚣之后,都有他的身影一一检查设备,然后关灯,离去。

然而感叹命运不公,9月初身体不适的他,被医院在诊断为肾脏恶性肿瘤4级,面对化疗的高额的医药费,现在只能在家选择保守治疗。当记者采访时将他称作“工程师”,他却谦虚的说:“我不敢称作工程师,只是有些电力维修的经验,我只是一个普通人。”

被工友戏称为“曾老头”

20047月分校建校初,曾波被聘为分校临时电力维修工(下面简称“曾工”),负责1-8栋学生入学前的寝室水电供应,为保证9月份新生按时入住,每天赶工到零点以后,苦活、累活他都抢先干,困了就直接睡在寝室中,家在武昌的他,整整两个月没有回过家,因为他工作中的积极表现,同年12月份就被提升为水电班班长。

20052月份某个夜晚,因13栋寝室同学违规使用电器,凌晨两点配电柜突然着火,曾工接到电话顾不得穿衣服,冒着小雪,第一个迅速前往事发寝室,抢修到次日天亮,结果因受冻发高烧,在校医院连打三天吊针。

据工友兼好友张怀斌描述,因半夜突发状况起来而发高烧的情况,在曾工身上发生了10多次,任何时候任何情况接到电话,总第一个赶到,所以工友们戏称他诶“曾老头”,凡事喜欢头前跑,问他何必这么“卖命”时,他总说:“这就是我的工作啊,如果怠慢,学生不能等,安全不能等,学校的损失也会更大!”

连续6年在学校吃“年夜饭”

由于工作时间的不确定性,曾工平常就住在学校安排的集体宿舍里面,学校有事随时都能打电话找到他,因为一直单身,每次回家探望年过七旬的父母时,总被他们唠叨,曾工就会开玩笑的说:“有一个儿子就够了,省操两个人的心,并且一个人也自由。”

每年的“小年夜”,其他工友回家陪老婆、孩子,连续6年,曾工都在学校值班到正月初三,年夜饭就带个炉子在宿舍吃泡面凑合,有时会有年轻未成家的工友留下来陪他一起过年,他都会乐呵呵的向人展示他的“厨艺”,包点饺子、做点小菜再加上个小酒,在他眼里那就是丰盛的“年夜饭”。

与人无争的“好脾气”

曾工很容易跟工友混成一片,是个出了名的“好脾气”。肖锡双师傅是06年被聘到分校做水电工作,由于刚开始对业务不太熟悉,由曾工负责带他,一次安装器材没有达到要求,曾工现场指点时,年轻气盛的他心里就不太舒服,就在一旁发牢骚,曾工一直在旁边很耐心的跟他讲解,并亲自动手做给他看,“我们可以不对自己负责,但不能不对学校的安全负责。”这句话至今到让肖师傅记忆尤新。

“没参加十年校庆很遗憾”

以校为家的6年里,他负责过学生宿舍的供电,教师公寓水管安装,梧桐雨、污水厂总电缆安装,各个教师和室外走廊灯的安装,校园各处路灯的安装,校园各场大小文艺晚会他都主动帮忙接线、计算电流……年初还因为他的优秀表现,被升为水电科副科长,领导总夸他:“有事只要给他一个电话,就绝对让你放心!”

然而在我校10周年校庆前期,他的前程却因为一纸噩耗而停止,肿瘤破裂,而且是中晚期,“我来工作时碰上学校的4周年校庆,却参加不了10周年校庆,很遗憾啊!”

面对花甲的父母,不富裕的家,曾工只能选择在家用药物保守治疗,每月化疗5万多元的费用,对他来说无疑是个不敢想象的数字。消息传到学校,他身边的同事们惊诧不已,分管基建后勤的张春梅副校长得知后亦是十分震惊难过,立即召集基建负责人蒙文洪及后勤副总陈斌,代表学校,先后送去8万余元的慰问金,以解燃眉之急。

当接到钱的刹那,他是话语哽咽的说着:“其实我只是一个普通人,只是做了该做的事情……”

加入收藏 | 版权声明 | 管理团队 | 友情链接 | 网站帮助 | 返回顶部
Copyright © 2009 Bsccnu All Rights Resverved. 鄂ICP备05016648号
华中师范大学汉口分校宣传处信息中心制作维护